笑相遇
似觉琼枝玉树相倚
暖日明霞光烂

昨晚吃的孜然鱿鱼炒饭| ᐕ)我觉得还可以吧

草稿本上不知年月的旧文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说实话,他真的很不愿意再次醒来,面对阴暗潮湿、四面是墙,只有一小块天空的房间。“简直是监狱。”他说。“就是监狱。”对方答。更令人作呕的是浓烈的双氧水味,他宁愿血腥味(不管是谁的血)再浓重一点盖过那味道。不仅因为刺鼻,还因为那让他想起了十几年前的实验室,那段不愉快的经历使他一闻到双氧水就想说:“该死,这帮人穷得只剩下双氧水了吗?”


再讨厌也要用,他一边爬起身小心翼翼地避免腹部的伤口再次裂开,一边借着窗外微弱而渺茫的光摸索着双氧水的去向。“还不如没有。”他想,这样一来还避免了...

翻到我2014年写给阿纲的生贺

截了一段

看我以前写的东西,真的,蜜汁尴尬_(:з」∠)_

但还是忍不住想挑一些勉强能看的整理一下


“里包恩,我想趁假期的时候去意大利,我一个人。”

  教师“温和”的看了他一眼:“你要是自己去,以后彭格列就要改名叫巴利安了。”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“你跟来保护我的安全我不是不理解。”

  “那就好。”

  “狱寺同学担心我。...

© -涣泠- | Powered by LOFTER